<progress id="rrtix"><input id="rrtix"></input></progress>

<em id="rrtix"><acronym id="rrtix"><u id="rrtix"></u></acronym></em>
<button id="rrtix"></button>

  • <li id="rrtix"></li>
    1. <rp id="rrtix"></rp>
      
      <th id="rrtix"></th>

      <progress id="rrtix"></progress>
    2. 首頁 > 江蘇響水疑犯遭刑訊逼供死亡 公安副局長強行火化 >
      江蘇響水疑犯遭刑訊逼供死亡 公安副局長強行火化
      2010年4月4日 來源:燕趙法制網

        疑犯遭刑訊逼供死亡,死者家屬得到公安局178萬元的賠款后,放棄尸檢,死者尸體隨即被火化。2月3日,江蘇省鹽城市東臺市法院開庭審理了響水縣疑犯遭刑訊逼供死亡一案。庭上,因涉嫌刑訊逼供站在被告席上的響水縣公安局原副局長陳進兵,反告鹽城市檢察院在取證過程中也對他進行了刑訊逼供。

        >>指控

        178萬換來家屬承諾書

        公訴人稱,2011年6月21日10時,鹽城市響水縣公安局原副局長、城東派出所原所長陳進兵,簽字同意兩名民警將涉嫌盜竊罪的戴某從響水鎮派出所帶到看守所進行“特訊”。當晚,戴某遭到兩名民警和一名聯防隊員“懸掛、腳踢、毆打”等刑訊逼供后,身體出現異常,被送往響水縣人民醫院后不治身亡。

        陳進兵獲悉后,當天向響水縣公安局領導匯報??h公安局安排刑警大隊法醫對死者進行尸檢發現,其四肢、手腕有傷,下肢大腿處有皮下出血狀況,認為是鈍器外力所致。22日凌晨,響水縣公安局召開黨組擴大會議,討論如何處理戴某非正常死亡事件。

        隨后,陳進兵等人和死者妻子陳某等家屬協商,陳某索賠200萬元,警方答應盡量籌款,并起草了一份死者家屬承諾書。承諾書以死者親屬的名義,不要求尸檢,要求立即火化尸體。

        火化當天,陳進兵派響水縣城東派出所教導員帶著一張蓋有響水縣公安局公章的材料紙趕到殯儀館,以備不時之需。死者妻子陳某收下178萬元賠款后,在承諾書上簽了字。

        違命火化死者尸體

        公訴人稱,陳進兵在趕往殯儀館的路上,接到了縣公安局局長王曉靜下達的命令:“不準火化尸體。”在殯儀館外,另一位副局長孟海峰找到陳進兵,當面又說了“不準火化尸體”的命令。

        火化過程中,護士給死者穿衣時,也接到縣公安局法醫“不準火化尸體”的電話通知,便將尸體推回了冷藏箱內。城東派出所教導員打電話將此事告訴了陳進兵。陳進兵向法醫詢問,法醫說:“是局長王曉靜不讓火化的。”但陳進兵仍然讓城東派出所教導員出示火化證明,火化了戴某的尸體。此后,陳進兵又讓城東派出所人員為死者家屬支付了火化費等費用,將刑訊逼供案的證據銷毀。

        >>申辯

        曾遭檢察院刑訊逼供

        在法庭上,被告人陳進兵否認了鹽城市檢察院公訴書中的大部分陳述,“不清楚戴某具體在什么時間死亡”,“從未與死者家屬商談”,“沒有起草過死者家屬承諾書”,他稱自己并不清楚此案細節,與此前他的供認差別很大。

        陳進兵說,此前所有的供認均不是他的本意,是因他遭到檢察機關的刑訊逼供,不得已才寫下的。

        陳進兵還稱,他在接受市檢察院工作人員訊問時,曾被用椅子毆打雙腿,弄傷大拇指,并長期得不到休息。此外,陳進兵稱,他還遭到誘供,有檢察官對其表示,只要他乖乖配合,就不會出大事。

        對此,在庭的公訴人認為,陳進兵的供認有多份,分別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由不同的檢察官取證,內容基本一致,即使存在少數檢察官運用不合法的方式,也不能證明陳進兵此前的供認是虛假的。公訴人表示,將出示全程錄像錄音,由法院判定市檢察院是否有刑訊逼供行為。

        責任不應由一人承擔

        據了解,對戴某進行刑訊逼供的兩名民警此前已被判刑,分別是1年和2年有期徒刑。

        陳進兵的辯護律師認為,陳進兵的行為是響水縣公安局2011年6月22日凌晨黨組擴大會議的決定,責任不應由其一人承擔。陳進兵的姐夫表示,陳進兵很可能是“替罪羊”。據了解,響水縣公安局局長王曉靜不久前被調離。

        >>疑點

        178萬賠款從哪里來

        對于178萬元的巨額賠款,響水縣警方表示,是由縣公安局和城東派出所共同籌集,但未說明從何處籌集,是否動用財政撥款。

        刑訊逼供致人死亡,本應作為刑事案件移交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而響水縣公安局卻能通過巨額賠款和死者家屬達成協議,不進行尸檢就火化尸體。響水縣公安局具體是如何與死者家屬協商的,為何能隱匿案情,這是本案最大的疑點。

        據民間傳聞,因分錢不均導致不和,死者家屬一怒之下告到了鹽城市檢察院。

      【全文完】
      報社介紹-關于我們-服務條款-網站介紹-客服中心-廣告服務-網站法律顧問-賭博專欄
      版權所有Copyright:2009-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Server Form :燕趙法制網 網絡信息中心
      冀ICP備11011406號 冀新網備132006004
          
      真人版炸金花